????“那行,就交给王爷了。”盛三郎不是个矫情的人,一听有人乐意干活,自是求之不得。

????他赶紧回去守着,说不定还能分到一只叫花鸡。

????眼见盛三郎利落走了,卫晗认真问骆笙:“罐焖鹿肉要鹿身上哪个位置?”

????骆笙抖了抖唇角。

????堂堂一个王爷,对食材选择是越来越有经验了。

????虽然腹诽,她还是回道:“选鹿腩肉。”

????卫晗指了指鹿的腹部:“这里么?”

????“对,这里的鹿肉煨熟后香而不柴,最适合做这道菜。”

????“原来如此。”卫晗恍然,心道做罐焖鹿肉就这么一点地方的肉合适,一只鹿确实不够的。

????好在盛三郎还猎了鹿来。

????见骆笙踩着一块平整的石头蹲下,卫晗忙道:“我来收拾就好。”

????骆笙指指放在一旁的竹篮:“我洗六月柿。”

????卫晗这才发觉竹篮里放着几颗鲜红饱满的六月柿。

????他不由眉头一皱。

????六月柿这种酸酸甜甜的果子,他其实不常吃。

????骆笙看到他的表情,笑道:“王爷是不是吃不惯六月柿?”

????六月柿是前朝才从番邦传来的,食用之法至今没有在民间普及。以其入菜,并不多见。

????卫晗觉得这个问题有些不好回答。

????他略一沉吟,决定实话实说:“倘若是骆姑娘做的,我应该会喜欢。”

????骆笙:“……”

????说真的,一旦关系到饮食,她觉得开阳王和平时有点不一样。

????“王爷会喜欢就好。”骆笙决定不再搭理这个吃货,拿起一颗六月柿掬起溪水清洗。

????卫晗没有移开目光。

????久到骆笙忍不住看过来,问道:“王爷在看什么?”

????在看你手上戴着的镯子。

????卫晗很想这么说。

????应该不是错觉,今日骆姑娘手腕上戴着的镯子不是以往那一只。

????而骆笙显然发现了卫晗视线所落之处,眼睛微微眯起。

????卫晗心头一凛,一本正经夸赞道:“骆姑娘的镯子很好看。”

????骆笙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????这些日子她一直戴着金镶七宝镯,可开阳王特别留意到还是第一次。

????别以为摆出诚心夸赞的样子,就能让她忽略这丝异常。

????开阳王为何今日特别留意她的镯子?

????今日……有什么不同么?

????骆笙面上不动声色,心却一沉。

????若说不同,便是今日她与朝花交换了镯子,神不知鬼不觉。

????可是真的神不知鬼不觉吗?

????骆笙看着眼前认真收拾鹿肉的男子,眸光渐渐深沉。

????卫晗手上动作不停,浑身却不由自主紧绷。

????这大概是源于无数次在战场上厮杀形成的敏锐直觉。

????不知为什么,总有种随时被骆姑娘捡起石头砸昏,丢进溪中的不祥预感。

????毕竟骆姑娘这么做过一次了。

????卫晗用余光扫了扫。

????还好,骆姑娘手边没有趁手的石块。

????他倒不是躲不开,而是担心万一躲开后骆姑娘生气,从此不许他来吃饭了怎么办?

????能一直保持目前这样良好和睦的关系是最好的。

????骆笙却不准备装糊涂。

????这么重要的事不确认,那她恐怕要忐忑难安。

????骆笙把洗好的六月柿放回竹篮,抿唇问:“王爷为何今日才觉得我的镯子很好看?”

????卫晗被问得一愣。

????这种金灿灿的镯子在他看来没有美丑之分,骆姑娘这样问实在难为他了。

????见对方不语,骆笙眸光泛着冷意:“是以前不觉得,还是没留意?”

????开阳王定然察觉到了什么,不知道现在杀人灭口还来得及么?

????想一想双方武力上的差距,骆笙在心底叹口气。

????靠武力解决不是办法,再说也有一点不忍心,还是听一听这人怎么说吧。

????卫晗忽然觉得危险提升了,心口莫名发闷。

????他以为,他与骆姑娘算是真正的朋友了,怎么一言不合就有弄死他的打算呢?

????这个认知,让他有些难过。

????卫晗望着神色紧绷的少女,终于想明白问题出在哪里。

????骆姑娘这是听出他撒谎了。

????果然,他并不擅长哄人。

????既如此,那还是实话实说吧。

????“我觉得骆姑娘今日戴的镯子比以前戴的那只镯子花纹要好看一点。”

????这句话自然不是真的赞美镯子的花纹,而是点明两只镯子的不同。

????骆笙一颗心猛然坠下去,面无表情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,好似看着洪水猛兽。

????他竟然能看出两只镯子的不同!

????镯子本是一对,刻着最常见的缠枝纹,每一处都一模一样,唯有靠近蓝宝石的一截藤纹上,其中一片叶子的叶尖朝向是反过来的。

????这是这对金镶七宝镯唯一的区别,如果不专门指出来,又有谁会留意到?

????这个男人难不成不做别的,每次见面就盯着她的镯子看了?

????可是明明他盯着她脸看的时候比较多——

????骆笙很快反应过来这个念头容易造成某些误会,可左思右想,确实是事实。

????“王爷觉得我今日戴的镯子与以往不一样?”

????男人老老实实指出:“这里。”

????所指之处,正是蓝宝石旁的那截藤纹,打消了骆笙最后一丝侥幸心理。

????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点着少女皓腕上的镯子,若在旁人看来,还以为一对少年男女情不自禁亲昵。

????可是镯子的主人却从没觉得眼前男人如此可怕。

????那一箭是这样,这只镯子也是这样。

????这个男人究竟如何知道的?

????她自以为足够小心,足够谨慎,为何在他面前总是无所遁形?

????究竟是这个男人有着远超常人的洞察力,还是说他有事没事就盯着她?

????无论哪一种,都让她生出把这个人踹到天边去的冲动。

????大意了,对这个男人一开始就该避如蛇蝎,而不该贪图他的身份带来的那点小便利。

????果然贪小便宜吃大亏。

????骆笙越想越懊恼,冰凉的指尖轻颤。

????卫晗把她眼里的戒备瞧得一清二楚,一下子有些慌。

????骆姑娘看起来要和他割袍断义,以后再也不会管他饭吃了。

????心慌之下,那只轻点着镯子的大手一翻,把少女冰凉的手握入掌中。

????“骆姑娘,你别担心,镯子是不是同一只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区别。”

????骆笙一惊,下意识抽回手。

????那只大手却握得更紧了。